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淮水支流--灌河的博客

我的最爱是去观音山,看贫瘦的映山红,感受孤兰芬芳..寻找我出生、死亡的原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灌河思绪3  

2013-08-01 21:16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上半年,我一直在生病,加之工作劳累,身体衰老的很快,有些恐惧生命流逝之快,我还没有抓住细胞运动的脚步,这个脚步该是RHO,很多次来到这里,想写些什么,却欲言又止,近几个月来,科里几个小兄弟分别去了西藏雅鲁藏布江、九寨沟、玉龙雪山、宁夏,本来也有朋友请我同往的,一路飞机、汽车、食宿都安排好了,但似乎缺失了什么,什么地方都不愿去,昨日看了电视剧《周恩来》,潸然泪下,大男人就是像他那个样子,我当初医学梦在哪里呢?我似乎希望做个小领导,有点想努力的味道,这也是对自己失去信心的表现,一直来思索单个细胞到多个细胞的秘密,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?单个细胞为什么希望联合在一起呢?如果细胞联合在一起,那么肌纤维的基因、白蛋白的基因是如何产生的呢?我们都知道3个碱基对决定一种氨基酸,几十种氨基酸就是一种蛋白,某一段碱基对就是决定一种蛋白,这种形成可能是一种偶然因素,保留下来是自然选择的结果,为什么单个细胞愿意失去自由彼此锁住对方呢?我相信RHO也是被某种蛋白所俘获,用来作为开启分化的基因,希望有生之年来解答一些生命的秘密,做一个闲云野鹤般的自由人,于是我不会去接受某些门诊部的邀请,闲暇时间去努力赚钱,尽管那样可能导致我收入丰厚,甚至可以买辆奥迪开开...今夜,与细胞分化同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